當前位置 :主頁 > 連載 > 圣武星辰 >

1507、陸真二

“是遇到了一個難題,所以想要找父親幫幫忙。”

他坦然地道。

“哦,你終于……好好好,你稍微等一等,我這就去找老爺子,你也知道,他老人家,平日里根本不用手機這些東西……你別掛啊,千萬別掛電話啊……”

電話那邊的聲音,一副非常擔心陸大夫掛掉電話的樣子。

片刻后。

“喂?”

電話那邊,傳來了一個略帶威嚴又有一絲蒼老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的瞬間,陸大夫陸真一的眼睛一濕,眼淚幾乎從眼眶中涌出。

他沉默了三秒的時間,讓自己的心情穩定下來,才道:“宗主,弟子有事,懇請宗主出面,幫我一次。”

電話那邊,沉默著。

沒有任何的回應。

但也沒有掛斷。

陸真一將自己遇到的難題,說了一遍。

“弟子懇請宗主出面,與特殊人士管理局商談一次,能夠先行押解李牧,來到北京,為這些受傷的戰士治療,且,弟子猜測,這個李牧肯定是有對付魔物的辦法,若是能夠讓他將功贖罪,對于國家和名族來說,也是一件大事。”

他說完之后,屏息靜聽。

電話中,很快就傳來了盲音。

掛斷了。

但陸真一并沒有失望。

因為他知道,父親沒有開口否定給他的提議,那就代表著默認了。

一時間,陸真一有點兒沉默。

恍惚間,時間仿佛逆流回到了二十年之前。

自己和父親唯一一次爭吵,也是最后一次爭吵,雙方不歡而散。

自此之后,陸真一就沒有再回過神明宗。

電話鈴音突然又響起。

還是那個號碼,回撥了回來。

“大哥,你……唉,都這么長的時間了,你怎么還這么倔呢,就不能向老爺子認個錯嗎?母親之死,并不完全是父親的錯,你……”

是最開始接電話的那個聲音。

這個人,是他的弟弟。

陸真二。

神明宗中的第二高手。

說話絮絮叨叨像是一個老娘們。

但陸真一知道,這是在為自己好。

“老二,我這邊還有病人,很忙,先掛了,回頭再聯系。”

陸真一淡淡地道。

“哎?好好好,掛了掛了,不過這次說好了,別再拉黑我,也別再換電話號碼了啊……”

那人瞬間妥協。

“好。”

陸真一掛斷了電話。

他抬頭看著天空,發呆了一會兒。

他轉身回到了搶救室。

“怎么樣?”

李華期冀的目光撲面而來。

陸真一道:“還得再等等,應該……可以解決的吧。”

他說的比較含糊。

不敢百分之百打包票。

但如果連華夏堂堂七圣宗之首的神明宗宗主,華夏古武第一人陸浩然,都無法讓政府重新考慮對付李牧的策略的話,那李牧真的就沒有救了。

……

……

喜馬拉雅山脈。

華夏西南國境線。

一場戰斗,正在慘烈地進行中。

“加拉瓦,你們恒河神殿,當真要與我華夏開戰嗎?”

一個手持長刀,身披大氅,身形堅韌宛如華山迎客松一般的高大魁梧男子,屹立在珠穆朗瑪峰之巔,渾身流轉神光,開言怒喝,其音如雷,激蕩的周遭山峰之上的積雪,簌簌松動掉落。

“哈哈哈,我等恭迎真神回歸,是你們這些華夏人,阻我真神,開戰就開戰,真以為恒河神殿會怕你們不成?”

身披白袍,手持法杖,頭纏白巾的一個絡腮胡印度中年男子,懸浮在虛空之中,冷笑連連。

周遭虛空中,也有數位恒河神殿的強者,實力極為不弱,懸浮于空氣中。

此外,還有幾尊渾身散發出黑色魔氣的身影,站在更遠處的山峰上,釋放出越來越恐怖的威壓。

有一個個的恒河神殿祭獻者,主動朝著四尊魔氣身影沖去。

他們仿佛是撲火的飛蛾,瘋狂,炙熱,有著邪教徒一樣的決心。

“為了真神的榮耀。”

“榮耀即永生。”

高喊著口號,他們沖入魔氣之中。

然后,身形消解,血肉和精神,全部化作肥料,融入到了魔氣中心的那墨黑身影之中。

而隨著這祭獻的過程持續,這四尊魔氣身影,散發出來的威壓,越來越恐怖,越來越強大。

“這群瘋子……糟糕了。”

珠峰之巔的持刀男子,眼神凝重了起來。

恒河神殿的這群瘋子。

竟然用信徒高手的血肉之軀,去祭獻喂養這些魔物。

這樣下去,魔物實力快速恢復,想要鏟滅,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老蔣,情況不對,我殿后,撤。”

他暗中向身邊的六位同伴傳音。

絕對不能讓特殊人事管理局的高層,隕落在這里。

這些人,可是華夏真正的武道脊梁,真正為民族和國家考慮的無私無畏者。

【記住網址 www.fhtppv.icu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江苏11选5怎么投注能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