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連載 > 圣武星辰 >

1508、何需證明?

“快放我出去。”

禁閉室里,美艷御姐卡卡大喊大叫,敲打著鐵門。

但沒有人回應他。

禁閉室里光線昏暗。

已經過去了三天時間。

猶如三個世紀。

她現在完全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

以李牧的脾氣,怕是已經做出了什么不可挽回的大事了吧。

怎么辦怎么辦怎么辦?

如果李牧真的和三大機構對上的話,那之前師兄六年的苦心經營,就徹底浪費了。

一個妖孽,就要和國家站在對立面了。

這樣的損失,誰都承擔不起。

但不論她如何喊破喉嚨,都沒有人回應她。

“也不知道冷師兄,這個時候,怎么樣了。”

卡卡滿心的擔憂。

距離禁閉室不遠處的另一間標著審訊室的房間里。

“我要求見殿主。”

冷凡手腳上,戴著禁武鐐銬,依舊不失氣度,冷靜地道。

對面,姓范的老人嘆了一口氣。

“小冷,別說殿主追隨局長去了喜馬拉雅山斬魔,就算是殿主還在帝都,你也見不到了,你現在的身份,是待判刑的罪犯,而不是之前那樣停職休息的部長,你對李牧私開論壇權限,發放天殿手機,并且與其多有勾結,這已經是軍事犯罪了,證據確鑿,我也救不了你啊。”

冷凡聞言,面色平靜地道:“根據規定,我有資格,向我認為具有拉攏培養價值的人,破例發放一次天殿手機。”

“但你也需要為自己的這一次破例,承擔相應的責任。”

姓范的老人道:“李牧先是殺害了幽泉等人,如今又擊破龍組陜省基地,殺馬若無、樊棟等人,已經是罪惡滔天,特殊人士管理局緊急會議已經做出決議,傾盡一切力量,絞殺李牧,而龍組也是發布了龍王令,這一次,不管是誰,都救不了這個膽大包天、心狠手辣的少年了。我早就說過,他是個禍害,你偏偏不聽,這些年,你與他的關系,已經綁的太深,現在就算是切割,都已經來不及了,我……”

冷凡直接打斷,道:“老首長,我最后一次懇求你,讓我出去,阻止這場行動,否則,將是浩劫。”

“浩劫?”

姓范的老人搖頭,道:“你太高看李牧了,在華夏,除了非人間秘境的勢力之外,沒有人可以對抗三大勢力的傾力出擊,就算是七圣宗中排名第一的神明宗,也不可能,更別說是李牧一個小娃娃了。”

冷凡沉默了片刻。

“就算是殺了李牧,對于華夏來說,也是巨大的損失,此人……”他還試圖說服。

這時,房門打開。

“探視時間到。”

一個身著軍服的士兵走進來,大聲地問道。

“呵呵,范長官,不知道你有沒有說服自己的得意門生啊。”

一個身穿著龍組衣飾標志的紫袍中年人,緩緩地走進來,笑瞇瞇地道。

姓范的老人神色黯然,搖搖頭,轉身離開,走到門口,止步,再回頭看了一眼冷凡,見他依舊皺眉沉默坐在桌子后面,沒有絲毫的動搖之色,就知道說再多,都是無用,嘆了一口氣,最終徹底離開了。

紫袍中年人緩緩地來到冷凡對面。

“按照特殊人士管理局的規定,三大機構的內部犯罪,都是交叉審核審訊,所以……”

紫袍中年人緩緩地坐在桌子對面,臉上露出一絲略帶得意的笑容,淡淡地道:“很不巧,這一次對冷部長的審訊,由天殿負責,更不橋的是,由我來主持進行,呵呵呵和,我想冷部長應該還記得,七年之前,那一刀之賜吧?”

冷凡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七年前,這個叫做紫極君的家伙,還未加入龍組。

曾在陜省境內,調戲婦女。

被冷凡遇到,差點兒一刀斬殺。

后來據說是改邪歸正,加入到了龍組之中,也立下了一些功勞。

如今,已經是龍組在帝都總部的高層之一。

“呵呵,我想要知道,冷部長對于李牧這些年以來,濫殺無辜之事,到底了解多少呢?”

紫極君淡淡地笑著,道:“如果你能交代一些這方面的事情,指證李牧的話,那也許可以脫罪,畢竟行使破例權限所承擔的責任,可大可小,不一定非要上軍事法庭。”

冷凡看了紫極君一眼。

這一眼中,充滿了毫不掩飾的鄙夷和輕蔑。

就仿佛是高高飛在云端的仙鶴,在鄙夷陰溝里的蒼蠅一樣。

紫極君內心,一下子就被深深地刺痛了。

七年過去,他以為自己已經足夠和冷凡平等而立。

但這一眼,就像是七年之前,以兵賊身份對立時,冷凡一刀斬傷自己那種居高臨下的眼神。

“李牧必死無疑。”

紫極君的神色,陰沉了起來。

他冷笑著道:“這個你護了六年的孽種,活不過明天,你的質控證詞的有無,并不能對他的命運,產生任何的影響,我之所以給你這個機會,是在救你,你不要不知道好歹,冷凡,你現在的身份,是一個罪犯,戴罪之身,不要以為,你還是那個一身清白的俠客,呵呵呵,我勸你,醒醒吧。”

【記住網址 www.fhtppv.icu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江苏11选5怎么投注能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