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連載 > 圣武星辰 >

1513、華夏武運

這張弓的獨特之處,并不在于它有多強大。

而是在在于,弓身上,有李牧熟悉的氣息。

一種和昔日王詩雨借來的魔刀氣息極為相似的氣息。

準確的說,是丁浩的氣息。

不止如此,老嫗的身上,還有一種浩蕩磅礴的精神能量,一種極為精純的浩然正氣,無形但卻存在,與這碧綠色的長弓,相互激蕩作用。

“長者手中之弓,為何名?”

李牧松開掌心,靛藍色的弓箭,自動倒飛回去,落在了老嫗的手中。

“浩然誅邪弓。乃是老婆子自己取的名字。”

老嫗握住長箭,松了一口氣。

“哦,敢問此弓由何而來?”

李牧又問道。

老嫗道:“是昔日友人所贈。”

李牧心中一動,繼續追問道:“不知道長者的這位有人,是何模樣?”

軍裝老嫗心中奇怪,這魔頭原本殺氣騰騰,要將龍組滅掉,怎么現在突然轉了興趣,對自己手中的弓這么感興趣。

但她和那位友人,都是做事光明磊落之人,事無不可對人言。

“我最后一次見他的時候,已經是六十多年之前了。”

軍裝老嫗道:“第一次見他的時候,他是少年,最后一次見他的時候,他就是少年,刀劍雙絕,溫潤如玉,仿佛是神話傳說之中的人物,他曾與我渡赤水,也曾獻身于雪山,也曾出現在草地……在那段二萬五千里的征途中,他偶然現身,總會帶來希望,仿佛是一尊神明,庇佑過無數人……”

她說話的時候,仿佛是陷入到了那一段已經逝去的故事光陰里。

她那蒼老的臉上,隱隱綻放出微笑,和一種與青春有關的明媚光華。

一種只屬于熱戀之人才會有的璀璨眼神,在老人的眸子里閃過。

看來,曾經有過一段故事。

李牧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

老人描述中的人,有點兒像是刀劍神皇丁浩。

但按照李牧之前的推斷,從仙古巨門之中,來到地球這個‘仙古戰場’,應該是轉生到上一世的出聲節點,按照昔日老神棍的隱晦描述,丁浩也應該是地球上的八零九零后這一代,可老人的描述里,丁浩卻出生在了最少百年前,在紅軍那段驚世壯舉之中,曾經現身過,還出手幫助過。

時間上,不太對的上。

難道是丁浩也掌握了時間的力量,從現代倒溯回到了那段歲月,去解除華夏民族歷史上那段最艱苦歲月之中仁人志士的苦難?

不管怎么說,老人描述中的那個人,是丁浩。

這一點不會錯的。

弓上的氣息,說明了一切。

“長者不是我的對手,還是請回吧。”

李牧很客氣地道。

這老人是不但與丁浩有舊,而且還經歷了那段波瀾壯闊的革命歲月,怪不得身上,有一種令李牧也為之側目的浩然正氣。

有這種氣,說明老人一身,行事光明磊落,是真正的偉人。

這種人,就算是沒有丁浩的因素,李牧也不能與之為敵。

“仙人莫非與我那位故人也認識?”

老人問道。

李牧道:“神交已久,素未蒙面。”

老人道:“原來如此,今日,老婆子想請仙人,放過龍組,還請仙人能夠賣老婆子和那位故人一個面子。”

李牧知道老人必定會有這樣一說。

他道:“長者可知道,龍組做了什么事情?”

“這……老婆子坐鎮機要之地,已經很少過問三大機構的事情了。”

老人猶豫了一下,坦然道:“若是龍組有過錯之處,等待政府查明,絕度不會姑息,我希望,可以用法律和規則,來解決這件事情,以免造成更大的混亂。”

李牧道:“如果我不答應呢?”

老人笑了一聲,道:“瓦罐難免井口破,大將終究陣前亡。”

意思表達的淋漓盡致。

并不退讓。

李牧笑了起來:“我敬你是華夏英豪,真正的民族英雄,所以不可能為難你,但你想要攔我,卻是不可能的。”

說著,他屈指一彈。

咻!

一道刀芒,劃破虛空,直斬【龍爪】。

“不,張前輩救我啊……”

【龍爪】心神俱裂地大喊。

因為劇烈的恐懼,那張曾經不將受傷戰士、陸真一等人放在眼里的高傲面孔,扭曲如鬼。

咻!

同一時間,早就有提防的軍裝老人也開弓。

銀色弓弦一震。

靛藍色的箭矢,再度射出。

射向那李牧發出的刀芒。

砰。

在刀芒擊中【龍爪】之前,箭矢不偏不倚地命中。

軍裝老人的箭術,已經是技近乎于道的程度。

她這一生,不知道開弓多少次。

近五十年以來,箭術已經出神入化,單反出箭,無有不中。

但這一次——

嘭地悶響聲之中,靛藍色長箭爆裂炸開,化作一蓬藍色煙塵。

【記住網址 www.fhtppv.icu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江苏11选5怎么投注能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