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連載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九章送鐘

冥河里不是人間的水,那些痕跡消散的也極快,白蓮花的香味也是如此。

那道劍光在幽暗的夜空里消失,井九的身影浮現出來,望向昏暗的四周。

他沒有來過冥界,不知道那些通道的具體位置,但知道該如何回到人間,只不過從冥界往人間的通道有很多,最重要的也有近十條之多,白淵會去哪里?是千里風廊還是另外兩處大漩渦?

他下意識里翻開手掌,卻沒有任何事物出現,才想起來寒蟬已經隨著雪姬去了外界。

數只看不見的蚊子離開掌心,向著高空飛去,他的眼里閃過一抹明亮的光線,確定了方位,便把那些蚊子重新收了進去。

冥界與人間之間有深淵,有空間碎片,也有浮島一般的堅硬崖壁。

劍光閃動,他出現在一道崖壁之前,看著那層透明的、如琉璃般的事物,微微皺眉。

這里是鎮魔獄的最下方,是世間最堅固的屏障,但對現在的他來說,沒有什么是破不了的。

他之所以皺眉,不是覺得很困難,而是不喜歡。

擦的一聲輕響,透明的琉璃上出現一道幾乎看不見的細痕。

除了那些看不見的蚊子,大概也只有那道劍光能穿過去。

……

……

朝陽已經升起,朝歌城從沉睡中醒來。

太常寺經過百余年的風雨洗禮,已經不像重修后那般生硬,多了些歷史的滄桑意味。后院通往鎮魔獄的石板通道上滿是沉重的車轍,園子里的紫色野花生得極好,不知因為什么原因,從來沒有被采摘過。

微風輕拂,一抹劍光照亮太常寺黑沉的屋檐,仿佛死去的蒼龍將要醒來。

井九站在那片紫色野花之間,自然想起當年在鎮魔獄里的那段歲月,想起了那個朋友。

隨著微風的吹拂,那道劍光在朝歌城里穿行著,極其幽暗,根本無法被看到。

劍光飄過曾經種著一株海棠樹的井宅,井宅對面那座被搬過來的凈覺寺大殿,那座太平真人曾經喝過茶的酒樓。

當然還有那座皇城。

這里是他出生的地方,也是他沉睡很多年的地方,在這里發生過很多故事,在這里生活著很多人。

太后娘娘坐在窗前,看著墻上的那個禪字,神情有些癡怔。

顧盼站在城墻上注視著繁華的朝歌城,鬢角的霜發被照的極亮,眼神極其平靜,似乎正在欣賞自己守護的人間。

舊梅園外的街邊,那些擺攤的人們彼此打著招呼,揉了揉困倦的臉,準備開始今天的騙錢生涯。

早點鋪里的蒸氣已經散去,最后的半籠牛肉包子冷靜地擱在案上,包子表面沁出如血般的油湯,看著極其膩人。

街對面一個小乞丐看著那些牛肉包子,不停地吞著口水。

春日照著朝歌城,一切都是那樣的安寧、美好,當然也有丑陋,各自如常。

有些人知道昨天青山那邊發生了大事。有些人看到了昨天的奇異暮色。但他們并不知道這個世界正在毀滅。

景堯以及朝廷使團還在回來的路上,顧清也沒有回到朝歌城,因為他來的太快。

昨夜他讓顧清離開青山趕回朝歌城的時候,至少在那個時候,他還沒有想過要自己來拯救這個世界。

劍光在朝歌城里穿行,井九看到了這些畫面,同時仿佛看到了很多時光碎片里的畫面,然后想了很多事情。

趙臘月都想不明白他為什么愿意冒著如此大的風險來救世,他自己也很難說清楚,大概與因果有關。

想要把這些緣由解釋清楚,他還需要再想一想,當然,不需要想他也知道自己想這樣做,那就夠了。

數息之后,井九便看完了整座朝歌城,確認白真人不在此間。

在如此短的時間里他還能想這么多事,生出那么多回憶,還是因為那道劍光太快。

……

……

朝歌城外有座棋盤山,山里有間小亭子,早就已經被朝廷封了起來,在修行界與棋道高手們的心里,這間亭子是圣地。

亭子里有張棋盤,盤上的黑白棋子仿佛兩軍對壘,其間隱著無數鋒銳,甚至可以說是風雷。

忽然,那些棋盤上的黑白棋子被一道劍光照亮,頓時變得生動無比,仿佛要活過來一般。

那道劍光穿過無數株青樹,留下無數片落葉,向著東北方向而去,很快便消失在天空里。

劍光再次出現時,已經到了千里風廊。

一天一夜之后,這里的風已經不再那般可怕,但依然呼嘯如刀。

客棧墻壁上到處都是裂口,很多木板甚至直接斷裂開來,道旁的青樹更是早已倒在地上,看著極其慘淡。

劍光沒有在客棧處停留,直接隨風進了千里風廊深處,在那片蓮池邊才停下。

“原來已經來過了……”

井九看著湖面上那些殘破的荷葉默默想著。

【記住網址 www.fhtppv.icu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江苏11选5怎么投注能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