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連載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二章落葉與秋風無關,只是時間到了

那道劍光進入任何事物,都可以將該事物內在所有細節之間的聯系斬斷,換句話說就是切碎。

按道理來說,那道劍光從白真人身體里離開的那一刻,她就應該變成了碎片,就此死去。

但這樣的事情沒有發生,因為就在那道劍光進入她掌心的那一刻,她的眼睛深處亮起了一抹極其明亮的金芒。

那道劍光在她的身體里似乎遇到了某種屏障,最終只貫穿了她的手臂,帶出來篷如雨的血花。

白真人轉身如云,飄然而入血雨之中,就此消失。

看起來她竟是動用了最后的那張主箓,如此才避過了殺身之劫。

就在她消失前的那一瞬,陽光照亮了她的臉,隱約能夠看到一些不一樣的地方。

那道劍光破開海浪,回到通天井的上空,顯現出井九的身形。

他望向東南方向,眼里閃過一抹劍芒,看到了陽光里那道若隱若現的氣息波動,再次化作劍光追去。

……

……

不管是化身劍光的井九,還是手執仙箓的白真人,都是這片天地最極致的戰力。

除非白刃仙人復活,又或者雪姬回來,世間再找不到如此強的人,便是曹園也不行。

只有他們有資格彼此追殺,事實上,他們也在極短的時間里成功地重傷了對方一次,卻不知誰會獲得最后的勝利。

白真人遁入天地之中,劍光追之而去,東海畔再次回復了安靜。

微風吹過,青簾微飄,然后裂解成無數碎片,露出了轎中人的臉。

水月庵主看著就是一位尋常清秀的少女。

此時她的臉色有些蒼白,唇角帶著血,為了接住白真人的那一掌應該是受了不輕的傷。

只有如此才能覓到偷襲白真人的一線機會。

清晨的時候,那道劍光在人間尋找白真人,曾經在東海畔停留了片刻。

也就是那時候,童顏為井九定了這個偷襲的計劃。

那之后井九回到云夢山聽到麒麟的那段話,去了無恩門,然后被白真人偷襲成功。

童顏看著破損嚴重的青簾小轎,問道:“庵主可還好?”

水月庵主看著他,忽然問道:“你知道自己在修行界的名聲不怎么好?”

童顏平靜說道:“知道。”

他曾經是中州派的天才弟子,卻忽然叛出山門,消失無蹤。

直到這些年,修行界才知道原來他竟是轉投了青山宗。

但這些其實并不重要,對水月庵主這樣的大人物來說,童顏令人不喜、甚至隱隱忌憚的是別的方面。

比如先前白真人自天而降時,他蒼白的臉色、無助的眼神……

“騙到自己曾經的師父,這是什么樣的感覺?”水月庵主有些情緒復雜問道。

童顏想了想,沒有說什么。

……

……

前皇朝陵墓在天壽山的最深處,天光穿過井九撞破的十幾個破洞來到此間時,已經變得非常暗淡。

白玉棺槨已經變成了滿地雪屑。

一個容顏清矍,氣度不凡的中年人看著手里微微裂開的龜殼,發出一聲意味難明的嘆息。

他看著就像在賞雪、準備吟詩的書生。

但那身明黃色的皇袍,自然散發出的淡淡威嚴與真實的皇氣,都在昭示著他的真實身份絕不是這般簡單。

他便是蕭皇帝。

前皇朝的子孫。

數百年前天下動蕩的真兇。

朝天大陸的最后一位遁劍者。

他還有個身份是太平真人的同伴,也可以說是軍師。

以天地為爐,青煙滅世,便是他與太平真人共同設的局。

這個局看似壯闊而粗礪,實則非常精細,他在大澤畔算了整整百余年才最終確定所有細節。

然而太平真人還是死在了青山隱峰里。

眼看著數百年的苦心孤詣盡數化作泡影,白真人出現了。

“吾道不孤。”

蕭皇帝感慨了一聲,向著陵墓外走去。

無數皇氣同樣向著陵墓外散去,微微帶動他的皇袍,隨之而來的是寒意十足的陰風。

如何能不感慨?

這里埋葬著的是他的列祖列宗。

來到陵墓正廟之外,蕭皇帝回首看了一眼殿上的匾額,微微挑眉。

無恩門竟敢把先祖的陵墓拿來當山門,那便應該被滅門。

數百年前,他便是在這里向整個人間發起了第一次復仇。

那一次他失敗了。

這一次難道還會失敗嗎?

“你是誰?”

一道聲音在石階下方響起。

蕭皇帝轉身望去。

一個年輕人站在一棵樹下,面目尋常,氣息也是如此。

天光被樹葉割開的光影落在他的臉上,沒有增添半分神秘的感覺,反而顯得有些滑稽。

年輕人穿著無恩門的宗服,腰間系著一根劍,未能人劍合一,境界必然不高。

蕭皇帝帶著白真人潛入天壽山,井九則是直接闖了進來,再加上陵墓被破、皇氣流泄,封山大陣必然生出感知。

【記住網址 www.fhtppv.icu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江苏11选5怎么投注能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