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連載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三章停下與經聲無關,只是累了

只要時間到了,劍自然足夠鋒利,黃葉自然滿天,沒有師父的少年也能修成一代強者。

就像再漫長而令人疲憊的旅程也有結束的時候。

中州派的云船回到了云夢山。

山外的云霧生起無數道浪花,然后如夢一般碎掉。

昨天這些云船去青山的時候,不說氣焰囂張,也是沉默之中帶著必勝的氣勢。

歸來時卻是如此的沉默,死寂一片,聽不到任何聲音。

白刃仙人歸來人間,結果死在了雪國女王的手里!

更令他們感到恐懼的是,掌門真人居然與青山宗聯手,想要殺死白真人!

想到這里,數百道視線下意識里落在最前方那艘云船上,卻沒有看到那道高大的身影。

不知何時,談真人已經提前離開了云船,回到了云夢山。

他首先去了后山,拜見了幾位隱世不出的長老,不知道說了些什么,然后便踏云而下,去了云夢大陣的最深處。

昨天在青山,他受到十方伏妖塔上的禁制反噬,受了重傷,不知為何回到云夢后他不急著治傷,卻要做這些事情。

云霧緩緩飄散,露出麒麟龐大而恐怖的身影。

談真人靜靜看著麒麟,眼神溫和而淡然,寬大額頭上的皺紋早已消失無蹤。

他的眼神很奇怪,仿佛在看著別的地方,甚至是別的時光。

當然,他看的也不可能是麒麟,而是那個人。

——或者說那團從來沒有散開過的云霧。

曾經是師兄妹,后來是道侶,相伴數百年,原來從未真的相知,有的只是隱藏在最深處的算計。

白真人的想法比他藏得更深,開始的更早,所以他輸的不冤,而且若不是他被景陽真人說動,又怎會被她所算?

現在想來,云霧道法能被十方伏妖塔所破,也應該是三百多年前她讓麒麟故意說漏嘴的吧?

“淵妹現在可好?”談真人問道。

麒麟說道:“何必這時候再來假惺惺的關心,我不理會你們的家事,只想問一聲你為何要把景云鐘給景陽?”

談真人說道:“我沒有給他,是給了童顏。”

麒麟有些意外,說道:“你居然想把掌門傳給那個叛徒?”

談真人說道:“早兒還在大原城沉睡,不知何時才會醒,也不知道是否能醒,除了童顏我還能傳給誰?”

這本就是他與井九協議里的一部分。

只不過到現在童顏都還不知道,井九又把他反手從青山宗賣回了中州。

麒麟的眼里生出兩抹幽火,說道:“那個叛徒居然敢把景云鐘給景陽,你覺得我會同意他回來?還會同意他做掌門?”

談真人說道:“我是中州派掌門,你說了不算。”

麒麟狂笑說道:“那你有沒有想過,現在景云鐘在景陽那里,你又受了重傷,我可以一口就吞了你?”

談真人說道:“你看這是什么?”

話音方落,一口古意盎然的鐘出現在他的掌心。

正是景云鐘。

麒麟眼神驟變,發出一聲凄厲的長嘯。

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因為憤怒。

同樣的畫面,到底要出現多少次?

……

……

用無盡仙氣施展天地遁法的時候,會有怎樣的速度?

春日灑下溫暖的光輝,隱藏在其間飄渺而向遠方去的氣息波動,瞬間便能數百里。

但依然沒有那道劍光快,哪怕那道劍光飛行的痕跡已經變得有些歪斜,不像最開始時那般縱橫天地,直來直往。

果成寺離東海很近。

當童顏回答水月庵主的第一句問話的時候,白真人便隨著陽光來到了寺里,變成松林里的霧氣,然后出現在一間禪室之前。

這間禪室名為白山,正是當年太平真人與玄陰老祖聽經的地方。

昨天太平真人死了,玄陰老祖死了,果成寺講經堂首座死了,她還活著。

白真人走進禪室,靜靜望向那座佛像,不知道在想什么。

鐘聲悠揚,回蕩在寺廟里,經聲陣陣,讓春光多了幾分條理。

前些年果成寺的老住持已經圓寂,禪子遠在雪原,寺里沒有一名僧人能感知到她的到來。

那些鐘聲與經聲可以遮掩她的氣息,讓她稍微休息片刻。

……

……

果成寺外有座菜園。

菜園里有廢棄的房子。

房子里有只剩下半邊的泡菜壇子。

劍光一閃而過,沿山崖而上。

寺廟黃墻上留下了一個渾圓的小洞。

后廚里生起一陣微風。

一座大殿上的石獸上出現數道裂口。

靜園里的那座石塔被劍光照亮。

井九顯出身形,伸手摸了摸那座石塔,望向外面的重重殿宇。

……

……

鐘聲很快便停了。

經聲卻持續了很長時間。

不知是禪宗所言機緣,還是對昨日天地巨變有所感觸,今天早課僧人們念的《是三千大愿經》。

【記住網址 www.fhtppv.icu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江苏11选5怎么投注能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