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連載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四章問道

聽到這個問題,井九想到了在天壽山里,在通天井畔的畫面。

那時候,仙箓在白真人的手里大放光明。

無數道明亮的光線受到仙箓的征召自天外而來,源頭便是那輪太陽。

接著他又想到了另一個畫面,在寒冷的黑暗世界里,有顆白色的燃燒火球在遠方靜靜地懸著,注視著這個世界。

白真人會問他這個問題,是因為他曾經到過那個世界。

“我其實不需要你的答案。”她看著井九說道:“云夢山里有道仙幔,可以看到那個世界,我從小就看過很多次那顆燃燒的火球,所以我知道這個世界的太陽并不真實,或者說只是那個太陽的投影。”

井九望向天空里的春日,沒有說話。

白真人繼續問道:“為何修道者飛升之前沒有仙氣,一朝得道便有了仙氣?”

井九回頭看了她一眼,依然沒有說話。

“因為那顆燃燒的蒼白火球散發著真正的原初之光,而那就是仙氣。”

白真人說道:“所以你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一陣清風徐來,帶著松樹的香氣,帶動如緞帶的白衣。

井九想說什么,最終只是搖了搖頭。

“不要說我不是飛升者,所以沒辦法動用仙氣。”

白真人平靜說道:“你我連自己是誰都無法確知,那又如何能判定我們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很多年前,整個朝天大陸都因為井九的真實身份而茫然失措。

他到底是景陽真人轉世,還是萬物一劍成妖?

但今天白真人說的不是自我的身份認知,而是更深層次的問題。

這是來自何處的問題。

事實上,不管是井九還是別的修道者都想過相關的問題。

修道之始是問道。

看著山川河流、天地風云、滿天星辰還有那輪太陽,總要問個究竟。

就算你剛進青山,在洗劍溪邊與同門打鬧的時候不想,就算你劍入無彰,只顧著在濁水兩岸馭劍飛行,臉被寒風吹得生疼、渾身卻充滿了熱氣,根本顧不得想這些,可是在漫長的閉關靜思里、在生死之間感知大物的時候難道還不去想?

這個天地自何處來,按照怎樣的規則在運行?

修道者要飛升,那是要飛去哪里?

仙界?

仙界又是哪里?

要知道去處,首先你要知道來處。

為何會有我?

為何會有這個世界?

如果太陽是假的,這個世界也會是假的嗎?

如果這個世界是假的,那我還會是真實存在的嗎?

自古以來的修道者們不知道想了多少遍這個問題,卻是沒有一個人會讓那些想法形諸文字,流傳后世。

那是大道之始,是大道所向,是眾妙之門,是萬劫之淵。

今天也是如此,井九始終保持著沉默。

……

……

“我們沒有來處,這方天地也沒有來處。”

白真人說道:“亙古以來,這里就是如此,仿佛就是在時間長河里的某一天,便出現了這個世界。”

井九伸手采下一道春光,看了片刻后說道:“如果往前看不真切,不如先往后看。”

“至少可以看到一些。”

白真人說道:“這個世界充滿了設計的感覺。”

不管是那些漩渦,那些通道,那些屏障,似乎都在為了這方天地服務。

“這個推論并不新鮮,從遠古時期便有很多人在尋找神明的存在,直至終于有大能飛升。”

井九松開手指,任由那道春光融于時光之中,看著她說道:“這個世界是真實,你我也是。”

白真人說道:“但依然有可能是被設計出來、與外界隔絕的世界,因為外面太危險。”

井九說道:“就算如此,我想那位造物主的意思也不是讓我們就此停留在這個世界里,他的想法更可能是讓我們在這里成長,直到足夠強大破開他設下的屏障,那就應該離開。”

搖籃確實足夠安全,可是不出去又怎么會學會走路,又怎么能走到對岸?

“你我就一走了之,這個世界怎么辦?”白真人問道。

井九說道:“你真相信師兄的說法?”

白真人說道:“不錯,我們都看過外面,外婆的想法解決不了根本問題,你師兄倒是走出了一條新路。”

井九說道:“不管怎么說,他都是我青山宗的掌門,而你姓白。”

白真人看著他微笑說道:“萬物能為一劍,大道為何不能相通?”

太平真人是朝天大陸千年里最大的魔頭。

她這個正道修行界領袖卻是太平真人的追隨者。

井九早就知道,但這時候做了最后的確認,還是忍不住看了她兩眼。

那片云霧已經散了,露出了她的臉。

不是朝歌城里曾經出現過一瞬的那張臉,也不是問道大會時的那張臉,這才是她真正的容顏。

【記住網址 www.fhtppv.icu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江苏11选5怎么投注能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