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連載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六章浪花只開一時

青山弟子修至守一境,劍意漸實漸純,飛劍可以斷石切金,十丈之內,如臂使指,目光所及之處,便能殺人。

若修至承意境,結成劍丸結成,劍意森然,飛劍可在百丈之內來去自如。

由無彰入游野,則可御飛劍于十余里外殺人。

若修至破海境,劍意浩蕩,飛劍能渡滄海,于百里外斬強者頭顱。

若像當年的裴白發那般,修成通天大物,飛劍便能至于千里之外。

但就算像通天大物這般強大,他們的飛劍想要抵達目標所在,還是需要一段時間,而且需要知道目標在哪里。

井九揮手,劍光離體而出,便去了數百里外的果成寺,準確地落在了白真人的身上,這是怎樣的境界與劍道修為?

數道劍光破浪而去,剛剛消失在岸上,他再次動了。

他伸出右手向下虛斬。

一道極其明亮的劍光從虛空里出現。

海面上出現一道筆直的白線。

白線的前端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向著數百里外的果成寺而去。

……

……

經聲陣陣。

塔林一片光明,與黑暗的天空顯成了鮮明的對照。

那道劍光破空而至,斬斷寺墻,斬破塔林,落入光明深處,逼出了一道白色的身影。

準備用天地遁法離開的白真人,竟是被這一劍直接斬了出來。

她望向遠方的東海,眼神依然淡漠,又隱約多了些決然之意。

井九受了如此重的傷,居然還有如此強大的戰力?

那道劍光起于數百里外,能夠準確地擊中她。

而她的道門玄功與仙箓,卻沒有這種精準程度。

她必須拉近與井九之間的距離。

塔林里忽然驟放光明,吞噬了她的身影,向著海上不停飄來的劍光,逆行而去。

十余息時間后,她便來到了大海之上,右手帶著無限光明,鎮向井九。

井九神情不變,再次揮手斬出。

劍光破開空氣,在白真人的頸間與腳踝上留下兩道清楚的劍痕。

擁有仙箓加持的她,這時候等于擁有金身,即便是萬物一劍,也無法瞬間斬破。

啪啪啪啪,只聽得無數聲雷音響起。

在極短的時間里,便有數千道劍光離開了井九的手,來到了天地之間。

那些光撕扯下烏云,穿過樹林,掠過被黑山遮住的太陽,飛過如藍緞般的遠海以及如雪綢般的近海。

在某個瞬間,那些光仿佛變成了無數道飛劍,穿過了天空里的某處。

白真人站在那里,低頭望向自己的身體,看著那些極其細密的劍洞,微微挑了挑眉。

當年在朝歌城,白刃仙人的那道分身被青山劍陣摧毀的時候,也曾經做過類似的動作。

那個畫面一直被她記在心里,沒想到時隔多年,會在自己的身上再次出現。

仙箓還在她的手里散發著光明,只是還來不及接觸到井九的衣袂,那些劍光如雨般穿過了她的身體。。

那些劍光自然不是青山劍陣,只不過是那道劍太快,于是看著便像是萬道劍光同時出現。

也可以說,那道劍把自己變成了一座青山劍陣。

數十里外的一朵云被撞碎,井九顯現出身影。

他轉身回頭望向那處,看到白真人從天空里落下,落在了海水里。

啪的一聲輕響,并沒有太大的動靜。

就算是能改天換地的大人物,在落入海里的時候與一顆石頭也沒有太大區別。

海風微動,井九來到了這片海面。

破爛的白布被海水打濕,就像是被風暴扯爛了的帆。

他站在海面上,靜靜地看著白真人。

這里的海水明明極深,但不知道為什么,看著卻極為清澈,看著就像是一條小溪。

更神奇的是,方圓數里的海水竟仿佛是靜止的。

白真人飄在海水里,就像躺在水晶中。

無數道泛著金光的仙氣從她的身體里散溢出來,慢慢進入大海里,很快便消失無蹤。

她睜著眼睛,看著天空高處被尸狗遮住的太陽,不知道在想什么。

這場戰斗只持續了很短的一段時間。

在這段時間里,她蒼老了很多,臉上滿是皺紋。

但這時候隨著仙箓里的仙氣流散,那些皺紋又再次消失,她的容顏復又清麗,眼神還是那樣的清冷。

“原來夜哮比想象中更強。”她看著天空里的那座黑山說道。

在修行界的傳聞里,中州派兩大神獸麒麟與蒼龍都是最強大的存在。青山四大鎮守里只有尸狗勉強對抗。但今天尸狗竟是憑借著自己的神通擋住了那道仙箓從外界借來的原初之光,很明顯境界層次早就已經超越了麒麟。

井九說道:“它常年在劍獄里守著,很少有人知道它到底有多強,它也不需要被人知道。”

戰斗已經結束,那張仙箓已經毀滅,無數仙氣正在進入大海,尸狗自然也不需要再擋著太陽。

【記住網址 www.fhtppv.icu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江苏11选5怎么投注能挣钱